徐學慶:新鄉賢的特征及其在鄉村振興中的作用

2021-10-06 10:33

徐學慶,男,中共河南省委黨校圖書館館長、編審。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新時代解決農業、農村、農民問題的總抓手。在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的基礎上,三農工作的重心歷史性地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作為生產要素,人才是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的關鍵。然而,鄉村社會人才流失嚴重,入不抵出。人才缺失已成為制約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和組織振興的瓶頸。破解農村人才緊缺問題,凝聚鄉村振興的強大力量,需要培育鄉賢文化,發揮新鄉賢在新時代鄉村建設中的獨特優勢和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充分釋放人力資本活力,聚集人氣以振興鄉村。


一、新鄉賢的時代意蘊

較之傳統的鄉賢概念,新鄉賢的內涵具有鮮明的時代性和現代意義。從鄉賢到新鄉賢的內涵嬗變,反映了我國從封建農業社會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發展的歷史軌跡和時代變遷。2014年至2018年,黨和國家多次在不同場合和文件中提及和論述鄉賢文化和新鄉賢,為新鄉賢的作用發揮提供了政策依據。例如,中共中央、國務院自2015年至2018年連續四年在中央一號文件中對新鄉賢的角色定位和作用領域做出明確規定,為新鄉賢融入鄉村建設和鄉村振興提供政策支撐。

圖片



傳統鄉賢概念的主要內涵



鄉賢是我國傳統文化中特有的概念,其原意是指品德、才學為鄉人推崇和敬重的人,是我國傳統社會表彰去世的為鄉村社會做出重大貢獻且有崇高威望的社會賢達或政府官員的榮譽稱號。因此,最初被稱為鄉賢的人主要是指通過一定的程序(例如公議)入祀鄉賢祠并受到鄉人祭拜的人物。隨著社會發展和時代變遷,鄉賢的指稱范圍逐漸擴大,鄉賢一詞使用日盛。明清之際,通過科舉考試獲得功名而不為官的儒生和告老還鄉的官員成為鄉賢群體的主要構成。他們以自身淵博的學識、公道正直的品德和取得的功名贏得鄉民的普遍信服,協助地方政府教化鄉民并參與處理鄉村公共事務(如挖渠筑壩、架橋修路、搶險救災)。整體而言,在皇權不下縣的傳統封建社會,具有德行、才學和崇高個人威望的鄉賢是主導鄉村自治的主要力量。鄉賢不僅是一種身份,更是一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入世精神,內嵌于家國一體的社會文化結構。


新鄉賢的內涵特征



新鄉賢是相對于上文所述的傳統鄉賢而言的。關于新鄉賢的概念界定,學術界尚無定論。一般而言,有德行、有才華,成長于鄉村,奉獻于鄉里,在鄉民鄰里間威望高、口碑好的人,可謂之新鄉賢;在實踐層面,新鄉賢的標準更為寬泛,只要有才能、有善念、有行動,愿意為農村建設出力的人,都可稱作新鄉賢。新鄉賢雖然根植于以見賢思齊、崇德向善為根本價值追求的傳統鄉賢文化沃土,但較之傳統鄉賢有其自身獨特的時代內涵。筆者認為,從最廣義上講,所謂新鄉賢,是指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與特定的鄉村有一定關聯、積極踐行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支持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的賢達之士。具體而言,成為新鄉賢需要具備五個要素性條件。一是本土性的身份要素。一般情況下,新鄉賢要么是本鄉本土之人,要么與特定鄉村有特定的關聯,即在身份上具有一定的本土性。二是品德要素。新鄉賢應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積極弘揚者和踐行者,能夠以自身的嘉言懿行垂范鄉里,涵育文明鄉風,助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扎根鄉村。三是能力要素。新鄉賢大多事業有成,或有資本,或善管理,或懂市場,或有一技之能,或有豐富的知識。四是聲望要素,即影響力。新鄉賢受到民眾的認可、信服和敬重,口碑好、威望高、知名度高,同時得到地方政府的認可和支持。五是貢獻要素。新鄉賢往往為特定鄉村的公益事業、文化進步或建設發展作出過突出貢獻。在實踐層面,對地方經濟社會文化等的貢獻大小,是衡量個人能力和品德的重要標尺,也是個人獲得社會聲譽的主要支撐。


二、新鄉賢的“四新”特點

新鄉賢的產生固然離不開傳統鄉賢文化的滋養,但從本質上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是新鄉賢產生發展的根本基礎。因此,與傳統鄉賢相比,新鄉賢具有與以往任何歷史時期的鄉賢都不同的新特點。
圖片
第一,新的時代背景。
無論何時,鄉賢的產生都離不開具體的時代,無論是傳統鄉賢還是新鄉賢都是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無不與特定的社會環境相聯系,無不打上了時代的烙印。傳統鄉賢產生和發展于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社會,封建土地所有制是傳統鄉賢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封建社會的家族本位和倫理本位是傳統鄉賢的根本文化認同,以父系血緣和親緣關系為基本紐帶、以家族或宗族為基本認同單元的鄉村自治組織是傳統鄉賢的社會根基。因此,在封建社會,傳統鄉賢往往是封建地主階級在鄉村的代言人,他們雖對鄉村社會發展發揮重要作用,但不可避免地有其歷史局限性。孕育新鄉賢的根本制度基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政治和文化制度。新鄉賢身上不僅凝聚著中華傳統文化的美德,還展現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時代面貌,更體現著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時代追求,具有顯著的時代進步性。
第二,新的人員構成。
傳統鄉賢是在宗族制、貴族制、察舉制、科舉制等封建制度背景下產生的,大多是由科舉及第未仕或落第士子、當地較有文化的中小地主、退休回鄉或長期賦閑居鄉養病的中小官吏、宗族元老等一批在鄉村社會有影響的人物構成。顯然,傳統鄉賢的構成主體主要局限于封建地主階級,來源渠道比較單一,數量不多。在皇權不下縣,縣下皆自治的傳統鄉村治理模式背景下,傳統鄉賢居于鄉村,似官非官、似民非民,享有地方政府默許的一些特權,擁有一定的政治、經濟和文化資源,對鄉村社會具有隱形而重要的影響力,是鄉村宗族社會重要的自治領導力量。產生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背景下的新鄉賢在人員構成方面完全不同于傳統鄉賢,其來源范圍更加廣泛,表現出鮮明的社會主義制度特色和時代特點。一是身份廣泛性。與傳統鄉賢強調家族背景、地位等級不同,新鄉賢來源于最廣泛的人民群眾,是一個開放的群體,大眾化、群眾性特征非常明顯。只要有德行、有才學、有貢獻、口碑好、威望高,就能成為新鄉賢。二是職業多元化。與傳統鄉賢的身份多局限于擁有科舉功名的士人不同,新鄉賢已擴展到各行各業,只要是德才兼備、對家鄉建設作出貢獻的人,都可以成為新鄉賢。三是理念現代化。人的思想觀念總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的。新鄉賢一方面同傳統鄉賢一樣接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熏陶,另一方面深受現代文明尤其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洗禮,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積極擁護者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堅定踐行者。
第三,新的地域屬性。
鄉賢,顧名思義,就是鄉里的賢人,具有明顯的地域色彩,籍貫”,表明其在鄉村的經濟基礎、社會根基和文化認同。無論傳統鄉賢還是新鄉賢,他們發揮作用的場域都是具有一定范圍界限的鄉村,是某一特定鄉村的社會賢達,其影響力有著一定的地域范圍界限。對于傳統鄉賢而言,尤為強調的籍貫性和居住地屬性,只要該區域內的鄉賢離開他土生土長的地方,就難以產生影響地方民眾的權威。隨著城鎮化的快速發展,鄉土中國逐漸轉變為城鎮中國”,連接的紐帶逐漸松散,出現人離開土、鄉離開土或人離開鄉的現象”,鄉賢居住空間離土化特點非常顯著。有鑒于此,學者們將新鄉賢劃分為兩類。一是在土鄉賢”,在場的鄉賢,指具有一定文化基礎、人品較好、威望較高、扎根鄉土發展事業的鄉賢。二是離土鄉賢”,不在場的鄉賢,指那些雖然不定居農村但生于農村、依然熱愛農村的各行各業精英。還有學者干脆回避新鄉賢的地域性,認為不論在土”“離土”,一切愿意為鄉村振興貢獻自己力量、積極投身鄉村治理和鄉村建設的人都是新鄉賢。相較于傳統鄉賢,新鄉賢雖有地域性特征,但已不拘泥于出身的地域。新鄉賢之超出了籍貫的局限,具有更為廣泛的空間范圍,可以指生于此地、長于此地或從外地到此地工作生活的人,也包括那些雖外出發展但仍與家鄉保持著密切聯系并為家鄉貢獻力量的人。在新時代的語境下,只要是與特定的鄉村具有一定聯系并被當地認可的賢達之士都可稱為新鄉賢。
第四,新的權威來源。
一般而言,傳統鄉賢是地方共同利益的重要代表,主要通過自身及家族勢力發揮著維系鄉村社會秩序平衡的作用并成為傳統鄉村社會的大家長和實際領導者。與傳統鄉賢基于封建社會的家族本位和倫理本位并依賴其所具有的功名及其為族人提供庇護的能力而具有權威不同,新鄉賢主要在農村基層黨組織的領導下依靠自身道德、文化、技能、資源等綜合能力而獲得村民的信任與地方政府的認可。新鄉賢是人民群眾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參與鄉村治理的重要主體,主要在基層黨組織領導下,通過鄉賢理事會、鄉賢工作室等載體發揮建設鄉村的積極作用。

三、新鄉賢助力鄉村振興的實踐邏輯

圖片



積極發揮新鄉賢助力

鄉村產業振興的作用



產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基本支撐,可以為農業農村人口提供穩定的、可持續的就業崗位和就業機會。只有實現產業振興,才能夯實鄉村振興的物質基礎。因此,振興鄉村產業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首要任務。目前,我國鄉村產業發展面臨不少問題,生產要素資源城鄉配置失衡、資源投入不足、產業結構單一、產業化水平低下、生產效益不高等是阻礙鄉村產業振興的重要難題。新鄉賢群體中有不少是經商興業的成功者,引導他們回鄉投資創業、嵌入鄉村振興事業,能夠為解決上述難題提供有力支持。首先,新鄉賢能為鄉村產業發展提供新理念。經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洗禮的財富精英具有開闊的眼界和格局,擁有豐富的產業經營經驗,不僅能成為鄉村產業融合升級的領頭雁”,還能給鄉村產業發展提供新思路、新途徑、新活力,發揮智囊團作用。其次,新鄉賢能為鄉村產業發展提供新技術。新鄉賢中不乏知識分子和技術人才,他們能為鄉村提供新知識和新技術,解決鄉村產業發展中的技術難題,提升村民的知識技術水平,提高生產效率,增加農民收入。再次,新鄉賢能為鄉村產業振興提供資金支持。新鄉賢中不乏擁有雄厚資金和社會資源的企業家,他們有經濟實力、有經營眼光、有人脈資源,可以通過直接投資、招商引資和項目推介等發揮自身資源優勢,為鄉村產業發展提供廣泛支持。最后,新鄉賢能為鄉村產業振興提供信息支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信息就是資源。充分發揮新鄉賢聯系鄉村與城市、鄉村文明與城市文明、鄉村資源與城市資源的信息媒介作用,能夠為鄉村經濟發展開拓新路。



積極發揮新鄉賢助力

鄉村人才振興的作用



人才是第一生產力,人才振興是鄉村振興的關鍵。鄉村發展歸根結底要靠人才實力。人才是鄉村振興的前提,沒有人才,一切振興都無從談起。在城市虹吸效應作用下,鄉村人才單向度流向城市,村莊日益空心化”,人才短缺是鄉村發展面臨的關鍵性問題。新鄉賢返場鄉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人才短板。首先,新鄉賢是鄉村的重要人才資源。新鄉賢是鄉村民眾和當地政府公認的社會精英。以鄉賢文化為基礎,探索建立發揮新鄉賢作用的平臺和機制,不僅可以盤活地區人才存量,更能有效彌補鄉村振興中農村人才短板。其次,新鄉賢能吸引更多人才返鄉。作為鄉村的精英,口碑好、威望高加之具有人熟、地熟、村情熟等天然優勢的新鄉賢,具有很大的號召力。樹立好、宣傳好新鄉賢典范,就能產生一花引來百花開的效應。憑借新鄉賢的號召力,以鄉情為紐帶便能吸引更多人才返鄉助力鄉村建設。最后,新鄉賢能幫助鄉村培育人才。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增強農村自身造血功能,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長久之計。新鄉賢的優勢就在于有較強的專業素質和能力,可以通過各種形式參與新型職業農民的培育工作,或直接向農民傳授知識和技能,或在生產實踐中為農民答疑解惑。



積極發揮新鄉賢助推

鄉村文化振興的作用



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的靈魂。鄉村文化振興旨在塑造健康向上的文明鄉風,既要傳承優秀鄉土文化,也要傳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面對社會轉型期一些農村不良文化泛濫的現象,必須切實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加快推進鄉村文化振興,蕩滌阻礙鄉村文化振興進程中的污泥濁水。在振興鄉村文化方面,作為鄉村道德精英重要組成部分的新鄉賢具有獨特的優勢,在弘揚傳統美德、培育文明鄉風、樹立良好家風方面發揮著重要的榜樣作用和引領功能。首先,新鄉賢是優秀傳統鄉土文化的傳承者和發展者。新鄉賢既了解現代文明中的城市文化,又熟悉鄉土社會的人文底蘊。他們身體力行地把現代文明融入鄉村生活,能夠在潤物細無聲中引導鄉村社會的風尚,發揮傳承文化、教化鄉民、涵養鄉風的功效。其次,新鄉賢是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鄉村落地生根的重要踐行者。當今一些農村地區拜金主義、個人主義盛行,與農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不足不無關系。因此,必須在鄉村大力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榜樣是最好的引導,楷模是最好的宣傳。生活在農民中間的新鄉賢具有較高的科學文化素養和道德文明素養,發揮他們的示范帶頭作用,能夠促進農民加深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理解和認同,引導農民樹立并踐行正確的價值觀,進而營造文明鄉風。再次,新鄉賢對于推動鄉村移風易俗工作具有積極作用。作為道德精英”“文化精英的新鄉賢可以發揮自身文化優勢,幫助鄉村制定村規民約、移風易俗,并發揮模范帶頭作用,做文明鄉風的倡導者和踐行者。最后,新鄉賢能在鄉村生活方式變革和人際交往中發揮示范引領作用。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國社會進入重要轉型期,村民日常生活方式和人際交往方式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面對劇烈的社會經濟、文化變遷,一些村民無所適從,更有甚者信奉庸俗實用主義、極端個人主義等價值觀,奉行庸俗的人際關系行為準則,嚴重污染農村社會風氣。作為把不同類型文化融入鄉村的有效載體,新鄉賢既了解現代社會價值觀念,又熟悉傳統鄉情,他們的言行對村民具有直接影響力。因此,在群眾中弘揚作為道德楷模的新鄉賢的優秀品質和高尚道德情操,能夠發揮新鄉賢在鄉村生活方式變革和人際交往中的榜樣示范和宣傳引領作用。



積極發揮新鄉賢助推

鄉村生態振興的作用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農村實現可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優勢和財富,是增進農民民生福祉的優先領域。當前,我國鄉村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存在許多不足。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堅持和貫徹綠色發展理念、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需要重視發揮新鄉賢作為鄉村宜居生態維護者的重要角色。首先,鼓勵新鄉賢帶頭踐行綠色發展理念。新鄉賢受城市文明熏陶,具有生態環境保護意識,他們以實際行動自覺踐行綠色發展理念(例如捐資保護和修復生態環境、自覺減污減排),對于推動鄉村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其次,新鄉賢的身體力行有利于引導農民樹立綠色發展理念。長期以來,我國農民思想觀念落后,環保意識淡薄。新鄉賢作為社會賢達,能夠較好地接受新發展理念,并通過自身實際行動幫助農民提升生態文明素養。最后,新鄉賢能協助基層干部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村規民約。新鄉賢威望高、號召力強,可以通過以身作則,動員群眾以村規民約的形式將綠色發展理念植入日常生產生活,引導村民踐行綠色低碳環保健康生活理念。


積極發揮新鄉賢參與

鄉村組織振興的作用



組織振興旨在為鄉村振興提供組織保障。農村基層組織的力量強弱決定著鄉村發展潛力的大小。在我國,村黨支部、村民委員會是農村基層組織的核心力量。新鄉賢可以協助村兩委解決治理能力不足的問題,為鄉村組織振興提供人才支撐。首先,新鄉賢參與鄉村治理有利于提升鄉村基層組織能力。鼓勵符合條件的新鄉賢進入村兩委班子,既有利于優化村兩委人員構成,又能充分發揮新鄉賢的自身優勢,提高基層組織的治理能力。其次,新鄉賢參與鄉村治理有利于提升農村多元治理主體協同治理水平。品德高尚、能力突出、學識卓越的新鄉賢,是溝通基層黨委政府、村兩委、群眾和社會力量的重要橋梁和紐帶,在推動構建多元主體共同參與基層治理的體制機制中能夠發揮不可替代的權重評價和社會監督作用。再次,新鄉賢組織有利于提升村民自治能力。新鄉賢是鄉村自治的協作者,新鄉賢組織參與鄉村自治事務的實踐經驗有利于改變村民參與基層治理主體意識不強、治理能力不足的狀態。最后,要正確把握新鄉賢參與鄉村治理的。鄉村組織振興的目的在于治理好鄉村。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基層社會治理體系,關鍵在于把握好多元主體各自發揮作用的。為此,一要處理好新鄉賢及其組織與村兩委的關系。在實踐過程中,新鄉賢組織與村兩委之間容易產生張力。村黨支部是農村一切組織和全部工作的領導核心,擔負組織制定本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對本村重大事項和重要問題作出決策建議、審議村委會及其他村級組織提交的重要事項和村集體較大支出請示等職責。村民委員會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由村民選舉產生的群眾性自治組織。村兩委與新鄉賢組織之間的關系是主輔關系。對于新鄉賢組織而言,一定要定位好自己的角色,做到既不越位,又不缺位。在新鄉賢組織和村兩委的關系中,村兩委是農村基層治理的主要力量,新鄉賢組織是治理的輔助力量。因此,既要規避只重視村兩委而忽略新鄉賢意見的傾向,也要防止新鄉賢取代村兩委的傾向。二要處理好新鄉賢與村民的關系,避免村民在村莊權力結構中的邊緣化和對新鄉賢的過度依附。新鄉賢應重視傾聽村民呼聲,當好村民決策的智囊。三要防止新鄉賢異化為新村霸。新鄉賢群體中不乏披著新鄉賢外衣的偽鄉賢,他們要么打著公益旗號混入新鄉賢隊伍,要么從真鄉賢變質為偽鄉賢。在監督體系不完善的情況下,這些偽鄉賢很容易演變成為新村霸,牟取個人和家族私利,損害村民公共利益,破壞鄉村治理秩序,阻礙鄉村振興進程。因此,必須嚴格新鄉賢評選程序和標準、切實強化對新鄉賢的教育和監督,使新鄉賢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鄉村振興中作出應有貢獻。



END



編輯:葉莉榮

責編:趙小帥

來源:《中州學刊2021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