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神奇地膜改變的世界

2021-09-18 16:34

神奇地膜帶來神奇產量

“平均畝產500公斤左右,最高650公斤?!?021年9月13日,隨著不同區域、多個品種的有機水稻陸續顆粒歸倉,四川省農業科學院農業資源與環境研究所呂世華研究員向媒體宣告了這個令他滿意的數據。

作為中國土壤學會土壤-植物營養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自然資源學會農業資源利用專業委員會委員,呂世華長期從事植物營養與肥料、土壤肥力與耕作制度、作物栽培與農業環保的研究。今年,他的水稻覆膜種植技術在四川大竹、鄰水等多地豐產、高產,讓他多年的研究終于結成碩果。

呂世華正在察看水稻長勢

覆膜種植因其增溫保濕的作用,在越冬作物和蔬菜生產上普遍應用,并不稀奇。聽說種水稻只施農家肥作底肥,后期不再施追肥,大竹縣一些村民認為簡直是天方夜譚,甚至有人說,“如果產量能夠保持往年的產量,我手板心煮飯給呂專家吃?!?/p>

2021年9月1日,大竹縣永勝鎮覆膜水稻試驗田喜獲豐收。據測產結果:最低畝產401公斤,最高580公斤。

看著秤數,村民們徹底服了,老農也伸出了大拇指,連連稱贊:“科技太神奇了!”

按以前傳統方法種植的有機水稻,平均畝產最多就150公斤左右。

由于不使用化學肥料和化學農藥,有機稻在保障更高品質的同時,其生產環節的需肥、病蟲草害防控等問題難以得到有效解決,往往生產效率低下,畝產300-400斤是普遍現象。高質與高產的矛盾,一直是有機稻生產背負的“魚和熊掌”。

呂世華告訴記者,這片水稻田原先是要人工除草的,勞動力成本大,覆蓋全生物降解地膜后,抑草作用很明顯,田里雜草基本看不到了,不必再打除草劑,既節省了成本,又減輕了對環境的影響。

業界黑馬的傳奇奮斗

自古以來,人們都在解讀著秋天。

金秋時節,2019崇明島國際農業生態種植專家論壇上,呂世華的研究引起全壇關注。

“相比傳統種植,水稻覆膜技術可實現畝產平均增加15%-20%,缺水干旱等地區甚至增幅100%?!眳问廊A員語驚四座。

數據無聲卻最有說服力。

崇明島作為我國重點打造的世界級生態島嶼,力推無農藥、無化肥的“兩無化”種植,兩大技術難關擺在眼前,一是如何不施用農藥控制雜草生長?二是不施化肥如何保證水稻畝產量?

呂世華專家團隊研發的水稻覆膜技術解決了世界級的這兩大難題。

采用覆膜技術的稻田,全生長期不用農藥,僅施有機肥。因為有地膜保護,雜草控制得好,病蟲害得到了很好的預防,顯著促進生長,早熟一周,節水40%-70%,促進水稻增產提質。生物降解地膜的運用,解決了傳統PE地膜殘留導致“白色污染”等弊端。巴斯夫ecovio?全生物降解地膜,可被土壤微生物完全分解成二氧化碳、水和生物質,是一種可堆肥的新型生物材料。

呂世華1985年畢業于四川農業大學進入四川省農業科學院工作。作為土肥專家,他從水旱輪作土壤小麥缺錳問題入手,卻研究出水稻“三大圍”強化栽培,水稻覆膜技術等一系列栽培技術,被譽為作物栽培界殺出的一匹“黑馬”。

同等管理條件下有機稻覆膜(右)與不覆膜(左)對比

水稻,作為我國乃至世界主要口糧作物,其單產水平的高低關乎我國和世界的糧食安全。

良種尚需配套良法。袁隆平“一粒種子改變世界”,啟迪了呂世華“一張地膜改變一個世界”的偉大構想。他激動地說:“這是一個種水稻不掙錢的世界,這是一個大多數地方靠天吃飯的世界,也是農藥、化肥過量施用導致環境污染的世界,水稻覆膜技術的推廣應用將逐漸改變這個世界!”

為了這個夢想,呂世華團隊足足花了二十年時間。

他帶領團隊常年奔波在田間,迎風雨、戰酷暑。終于,覆膜水稻技術成功了,畝產高達800余公斤。

隨著水稻覆膜技術在祖國大江南北的推廣,新的問題又出現了:PE地膜回收耗費勞力,回收不完全,殘留量大。這個問題不時困擾著呂世華,成了他的一塊心病。

要是有價廉物美的全生物降解地膜該有多好??!呂世華找到了合作伙伴——巴斯夫(中國)有限公司共同進行攻關實驗。

2018年10月8日,這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在云南德宏州芒市遮放貢米基地,中外專家共同見證了生物降解地膜應用于有機水稻的神奇。

“一張地膜改變了一個世界”的夢想成真,是一個擦亮四川農業大省乃至中國農業大國這個金字招牌的重要技術。

與大竹縣結下科技情緣

2009年初春的一個周末,時任大竹縣四合鄉黨委書記的何武在《四川農業科技》上看到了水稻覆膜技術的系列文章,驚喜不已。通過與雜志編輯部聯系,何武獲取了呂世華的聯系方式。呂世華非常謙和,邀請何武去參加省農科院的技術交流會。

何武激動萬分,立馬帶領5名村支書和1名農技員同赴省農科院,受到呂世華的熱情接待。

此后,呂世華多次受邀來到四合鄉,到田間親自示范,現場開技術培訓會,還從自己的科研經費中拿出3萬元支持四合鄉的技術推廣。全鄉掀起一場“水稻種植白色革命”。

呂世華與大竹縣有關人員交流有機稻種植技術

水稻覆膜技術不僅實現了頭季稻節水節肥高產高效,還擴大了再生稻面積,提高了再生稻產量。

再后來,在時任大竹縣旅游局局長何武的積極聯絡下,應用全生物降解膜的水稻覆膜技術,引進到旅游局聯系幫扶的貧困村——朝陽鄉木魚村。神奇的水稻覆膜技術相繼納入大竹縣人民政府與四川省農科院的院縣科技合作項目,得以在全縣迅猛推廣。

2020年8月25日,在大竹縣文星鎮一片金黃色的稻田邊,人們見證了奇跡:應用覆膜技術的水稻畝產高達706公斤,而常規栽培的畝產僅489公斤。

這還是在遭遇特大干旱、持續低溫多雨等不利天氣影響后的奇跡,再次證明生物降解地膜是稻田的好保姆。

一提到農業科技,呂世華就非常感慨:“由于出身農村,讀了農業大學,干了一輩子的農業科研工作,我深知科學技術促進我國農業農村發展的重要性。我國人多地少,農業面源污染形勢嚴峻?,F實要求我國農業必須走作物高產與環境保護相協調、生產與生態雙贏的綠色可持續發展道路?!?/p>

展望未來農業,他深情地說:“農業科技的創新,需要多學科的協同,更需要理論與實踐的結合。農業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需要創新體制機制,這是懷揣夢想的農業科技人員的幸事,更是廣大農民增收致富的幸事!”

田野是寂寞的,帶泥褲腿和汗濕襯衫是無聲的,他們構成了有生機的美麗世界。

達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付勇